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
| 9 April, 2013 | 一般 | (7 Reads)
嶺南的春天本來就不是特別明顯,因為冬天不會下雪,天氣不夠冷,沒有一種萬物歸藏的蕭殺,春天自然是少了一種萬物復甦的韻味,只是在元宵到清明的這段時節,天氣清朗了少許,樹木的新芽嫩綠了些,野外多開了些鮮艷的野花,小鳥的叫聲更悅耳一點而已,也許是與冬末和初夏的過度太自然了,春天總是不知不覺的溜過,只有在清明某日到野外祭祖拜山時,才有一種天色清淨、山水清秀的體會,在人們聚居的地方,連這體會也幾乎沒有感覺到,縱使哪家的陽台有花盛開,也習以為常,因為四季都有能開花的植物,四季也都有能鳴叫的小蟲,若非要指出嶺南春天的最明顯特色,濕暖的西南風也許算是吧,西南風該是從海上吹來的,濕氣很重,冬季的棉被要是還沒曬乾收成起來,此時總會變得粘濕,非常不想碰到它,白天的時候,西南風又會把人熏得想睡,也就是平時所說的春困,晚上又帶來了幾隻“西南風龜”,其實就是一種棕黑色的甲蟲,應該是金龜子家族的叛徒,長相比金龜子低賤很多,除了小孩子會捕捉來玩,大人應該是比較討厭它的,比如我就討厭它有二十幾年了。 各異的氣候和地理會培養出性格體格都差別甚大的人群,基本上的特點是北方寒冷地區的人們體格高大,愛喝酒,性格暴躁直爽些,南方溫暖地區的人們體格偏瘦小,愛喝茶,心思慎密精明些,好壞各自有論,這裡不提;嶺南地區是典型的南方地理和氣候,多丘陵,四季溫差變化不大,所以春天對人們來說,並不是特別值得珍惜的一個季節,本來春天就來得偷偷摸摸,再加上人們基本漠視了它,因此它走的時候也是偷偷摸摸,大概只是臨走時在高枝上放上幾隻大聲叫喊“知了,知了!”的蟬,乘涼的人們才會一閃念:哦,初夏來了,春天走了!倒是寒冷的冬天更受人們的歡迎,天氣一冷,可以圍著熱桌吃火鍋,鑽被窩,甚至說話時會呵出白霧也是一種特別的感受,所以說,物以稀為貴,這句話確實是錯不了的。 然而今年的氣候卻真出乎意料,似乎春天是沒有出現過的,四季輪轉本是自然的一個規律,規律失衡,確實是一件令人不快的事情,或者是不是今年大家都在唱:如果有一天,我老無所依,請把我埋在,埋在這春天裡……結果春天怕土地不堪重負,於是乾脆玩消失了,所以如果想明年夏天不太熱,希望汪峰再出一首《夏天裡》,估計炎熱的盛夏也會消失得無影無蹤了,玩笑罷,其實並不好笑。 只是,這個春天確實不來了,因為它已經過去,那麼就直接迎接初夏的熱情吧,每個季節都有它美麗的一面,眷戀春天,或者是一種錯誤的處世觀,就像總沉溺於回憶青春的日子一樣,不利於一個人的成長。